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其前身为1986年10月成立的中国人民...
 
易到之外韬蕴资 10-01
1批次西门子产 09-30
 
 
无锡初级会计学 09-29
程琢教导为中级 09-29
 

 

 
  研究队伍
当前位置:主页 > 研究队伍 >

德国政治分歧难掩 极右翼崛起当面的激动与感性

时间:2017-10-02 17:54 来源:未知 作者:艾希

  大选结束,德国政治分歧并未尘埃落定。极右翼的崛起成为热门话题。

  德国东北部城市什未林是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梅-前州)首府,也是德国极右翼政党活泼的基地之一。本次德国联邦议会选举中,梅-前州投向极右翼政党选择党的选票比率不低,将选择党推入议会。正当德国各大媒体近日呐喊小心极右翼政党选择党的威胁时,什未林的一些市民却在庆贺选择党的选举胜利。

  前往什未林,近观支持选择党的人们,发现他们冲动与理性复杂交错,显露出对未来的彷徨。

  【第二次成功】

  什未林所在的梅-前州人口165万,在德国16个联邦州中人口密度最低,经济主要以旅游业、农业为主,发展水平显著落伍于西部联邦州。

  首都柏林到州府什未林,不通德国城际快车,需先坐捷克的过路列车,再转乘地域间慢车。什未林市并未有德国大城市选举期间的浓重政治氛围,市中心老城区在晚8点左右就已行人寥寥,或者任何气氛都谈不上。

  联邦议会选举已经停止,城区内竞选海报并未撤掉。固然选民人口相对不多,这里还是主流政党重点争取的阵地:对基民盟而言,这是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第一次担负基民盟州主席的处所,被视作她的“政治家乡”。对社民党而言,这是该党应该开辟的土地,其增强社会公平增强基建投资的主张,本应吸引梅-前州为数不少的中低收入阶层。

  但是自2015年难民危机暴发以来,基民盟和社民党等主流政党在梅-前州遭遇极大冷清。2016年9月,梅-前州议会选举,选择党成为赢家,得票率高达21.4%,成为州议会第二大党。

  本次联邦议会大选,堪称选择党在梅-前州的第二次胜利。什未林市及四周选区中,投向选择党的选票比率在大概20%,远高于选择党在全国的得票率12.6%,成为选择党的“票仓”。

  什未林市民说,基民盟和社民党先前在什未林密集支配了大规模的竞选活动。不少活动遭到极右翼政党示威人群包围,大批警察须在会场外维持秩序。值得注意的是,示威并非只有选择党支持者加入,现场还有更多德国国家民主党等相似新纳粹政党的支持者。相较于国家民主党的主张,选择党反而显得“温和”。

  【第三种声音】

  谈到选择党在联邦议会选举的成果,其支持者洛蒙娜并不意外。洛蒙娜告知记者,她希望政府可以收紧难民政策,至少要甄别进入德国的难民身份,不要混入恐惧分子。

  洛蒙娜说,她看到电视里报道部分移民曾在2015年跨年夜在科隆犯下性侵罪行后,就决议投票给选择党。她说,她对移民没有意见,但“当(外国人)占了多数,对国家就不好了”。

  现年58岁的历史学者克里斯蒂安·哈特曼则是选择党的坚定反对者。他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曾是纳粹政府国防军防空部队的士兵,在西线作战后退却到易北河一线梅-前州邻近,亲眼目击战争和纳粹政府排外思维所带来的灾难。

  哈特曼以为,基民盟等主流政党领导的政府或许没有治理好难民。但是假如交给没有任何施政经验的选择党,德国的未来只能更糟。

  不同于洛蒙娜与哈特曼两人的态度鲜明,社会运动家史蒂凡不认同选择党的理念,却投票给选择党,也许这代表了并非简略支持或反对选择党的“第三种声音”。

  史蒂凡说,她希望攻破德国政治一成不变的状况,现在看,大众真正关怀的诸多问题,主流政党没有踊跃回应。她认为,选择党进入议会是一个给主流政党“转变”的信号。“选择党得票不会超过相对多数,不会成为执政党,作为反对党发出不同的声音是很重要的。”

  “长久以来,主流政党的声音主导一切,选择党进入议会,会激活平庸的政局。”史蒂凡说。(张远)

  原题目:德国政治分歧难掩 极右翼崛起当面的激动与感性

上一篇:中国景象局:十一黄金周全国气候前提总体适宜外出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 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