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其前身为1986年10月成立的中国人民...
 
日本官员 10-13
对话独轮平衡车 10-13
 
 
无锡初级会计职 10-13
无锡初级会计职 10-13
 

 

 
  学术月报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月报 >

对话独轮平衡车鼻祖陈星:使用场景不同,共享单车没有冲击平衡车

时间:2017-10-13 11:07 来源:未知 作者:艾希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莫淑婷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宋思艰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平衡车第一次闯入大众视线,当时警卫人员正驾驶着电动平衡车进行巡逻。前两年,在各大城市街头,人们也能时常看见电动平衡车咆哮而过。这种独轮或双轮的代步工具,仅依靠人体重心的转变便能够实现启动、加速、减速、结束等动作,备受年青人追捧。

  2015年,随着小米九号平衡车等产品的发布,平衡车开始被越来越多人关注。不过,随同着中国平衡车行业的急速发展,行业面临着专利纠纷和产品安全问题。此外,进入2016年以来,多地又相继开始禁止扭扭车、独轮车、滑板车等平衡车类产品上路。同时,还面临着共享单车在“最后一公里”问题上的替换。

  均衡车行业该何去何从呢?带着上述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SoloWheel开创人Shane Chen(陈星)进行了专访。

  滑冰“滑”出平衡车

  平衡车,也叫体感车、思维车和摄位车等。从电动平衡车的整体构造上看,目前市场上主要的电动平衡车可以分为三大类,分别为独轮平衡车、双轮平衡车(带把持杆)和双轮平衡车(无操纵杆)。

  2010年,陈星在美国西海岸的试验室里开发了自平衡滑行车,并且获得了设计专利。陈星告诉记者,他于北京长大,30年前去往美国。由于小时候在北京很喜欢滑冰,他开始假想是否把一个轮子放在两脚之间滑行,经过屡次调试终极成型。2012年底,独轮车SoloWheel进入中国市场,不外,由于价格昂扬,SoloWheel逐渐在市场上被边沿化。

  2012年,陈星又发明了两轮电动滑板,虽然当时还只是个概念,但陈星很快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了专利,其中包含一项两轮电动滑板基本专利。2013年,在专利还未取得受权时,两轮电动滑板产品终于成型,并以Hovertrax为名推向市场。

  “那是在一个展览会上,我看到我女儿闲着没事,把两个独轮车放在一起骑,还能坚持平衡,我就在想能不能把这两个独立平衡的个体连在一起。”陈星向记者描写当年往事。

  随着平衡车类产品的市场逐渐成长,国内先后涌现了像乐行、骑客、Ninebot等几十家平衡车公司。这些公司将平衡车的产品价格从数万元降至1万元左右,他们一方面在国内招收代办,扩大线下休会店,另一方面也将这些产品返销发源地美国市场。

  至此,平衡车市场形成三方阵营,分离是:小米生态链成员Ninebot、Segway(已被Ninebot收购)组成的民营阵营;杭州骑客、浙大和数百家深圳加盟代工厂以产品先于专利方式组合的产学研“半国家队”阵营;以及Shane Chen(品牌SoloWheel)和美国品牌Razor为代表的专利先于产品的境外阵营。

  2015年12月,因存在着火隐患,亚马逊向卖家发去告诉,暂停销售部分平衡车,并要求所有平衡车商家证明本人的装备到达了平安标准,同时供给证据证明其销售产品不属于侵权产品,否则无法再次上架。

  经历了这次亚马逊下架事件的中国平衡车行业,还未从行业大洗牌中恢复过来,尔后又持续经历3次美国“337考察”,波及十几家在华车企。其中,在Razor发动的一次“337调查”中,涉案专利即“陈星专利”。

  现在1年从前,SoloWheel也已来到中国设立公司,即深圳天轮科技有限公司,全权运营Solowheel在全球的专利和品牌。陈星向记者表现,“SoloWheel此前也有在中国代理生产,此番在中国设立公司负责产品的生产运营,也是为了能扩展整体生产规模。我也希望在未来能推出更多的安全性能高的平衡车产品。此外,在中国设立公司,也更有利于维护专利的运营。后续我们天轮公司会利用专利授权这个工具来筛选优质厂商,让这个行业能更好地发展。”

  行业统一标准在路上

  作为短途代步工具,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的平衡车产业兴起于2009年。随着陀螺仪、主控板等中心部件的价格自2010年后逐渐下降以来,短短几年间,这一行业阅历了“野蛮成长”。

  2013~2015年,中国平衡车产业产能激增,行业内生产商从数十家增长至万余家。资料显示,2013年国内总产量大概为5万台,销售额10亿元左右,2014年行业产值超过100亿元,2015年更是浮现井喷式增长,保守估量总产值高达500亿元,且寰球80%以上平衡车都产自中国。目前全国已有整车企业600多家、配件企业1000多家、电商200多家。

  倏地“红火”的同时,电动平衡车的发展遭遇到了质量安全的“困扰”。

  除了2015年因“着火隐患”被亚马逊暂停销售一事外,据2017年1月江苏质监局发布的《2016年电动平衡车产品德量危险监测剖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电动平衡车产品质量风险主要表示为骑行保险风险和电气安全风险。

  《报告》指出,目前国内电动平衡车生产企业除了少数几家综合实力较强的自主研发产品外,90%的厂家均是全套洽购配件,自行组装成整车再贴牌销售的模式。这些企业技巧气力软弱,不熟习要害件(尤其是电池、充电器、掌握主板)的标准要求,只是简略组装各个功能模块,导致系统兼容性差,同时有部分产品采用廉价销售的方式,片面追求下降成本而疏忽了产品质量,致使产品在充电或使用过程中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造成行业乱象丛生、产品良莠不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懂得到,目前平衡车行业缺乏相关生产标准或入市销售标准。陈星告知记者:平衡车类产品主要是由电力驱动,所以电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件,但是一些不正规厂商为了压低本钱,在电池的选取上,往往都是选择价钱低的低端电池产品,质量得不到保障,这也是为什么部分平衡车产品容易产生爆炸的原因。此外,由于平衡车主要是通过电机来实现其平衡的才能,品牌厂商会选择大功率电机,一旦遇到颠簸或者紧迫情况而面临倾倒的时候,大功率电机多出来的功率就会通过加减速来赞助平衡车保持平衡,而不正规的平衡车则并没有这种能力,人就轻易摔倒。

  针对电动平衡车范畴的情形,据《中国质量报》报道,国家标准委于2016年10月下达两项电动平衡车国家标准方案。2016年11月23日,标准起草组召开起草启动会,经过5个月的尽力,形成征求意见稿,通过国标委网站向全社会公然征求意见。2017年5月19日,SAC/ TC159/SC2秘书处组织召开标准审查会,全部委员对两项电动平衡车标准进行了当真审查,并形成了报批稿,目前正期待正式发布。

  共享单车与平衡车应用场景不同

  与市场凌乱相比,电动平衡车还面临“身份”的尴尬——目前的电动平衡车依然被以为是一种玩具。固然电动平衡车企业有着改变出行方式的深远目标,却不得不面对国内市场的现实。

  2016年夏,多座城市交警开端查处上路行驶的平衡车类产品,对违法使用上述产品的职员处以几十元的罚款,并责令其将平衡车带回封锁场合进行使用。

  2017年7月28日,《北京市非灵活车治理划定》草案开始征求意见。草案明白激励发展共享单车,但暂不发展共享电动自行车。草案提出,电动滑板车、独轮车、主动平衡车等器械设备制止上路行驶,非法上道行驶的,处忠告或20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

  与此相对的,是蓬勃发展的共享单车。同样作为短途代步工具,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是否也冲击了平衡车市场?

  陈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总体没有受到影响。相比共享单车,平衡车是一种更偏运动和娱乐的智能设备,它受电池限制,使用场景集中在家庭周围或者是封闭场所,它实在是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共享单车是一种通勤工具,但它并没有过多娱乐属性,而平衡车带给用户的是一种享受的感到,年轻人可以踩着平衡车在户外、公园集会娱乐,两者并没有形成直接对峙的市场格式。”

上一篇:美国人竟为四川辣酱断货抗议 中国网友:去买“老干妈”吧
下一篇:日本官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 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