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变生猝然

时间:2018-06-12 第二天升帐,众将士无不精神抖擞,有了上一次的胜利,大家对于击败西方军团有了相当大的信心。而叶天龙也乘势向大家宣布,现在此地的指挥权,已经全数移交给凤舞军团的军团长丽蝶将军。
  这个消息一经公布,顿时让手下的将士为之一楞。丽蝶也慌忙向叶天龙提出,她只是作为一名部将回援,怎么可以将所有的指挥权交给她呢?她只愿意在叶天龙的麾下担当一名部将。
  「我相信你的实力,也只有你才能担当得起这一项重任。」
  当着帐下众多的部将,叶天龙亲手将丽蝶拉到了主帅的位子上。经过一夜的雨露滋润,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得到,一向冷面的美丽女将军,眉梢眸间,无不跃动着动人的春意,那种从内心深处焕发出来的满足和快乐,让原本就美丽的女将军益发的光彩夺目。
  「只要是这里的将士,他们都将服从丽蝶将军你的差遣,即便是我也不例外。」
  「将军大人,我……」丽蝶还要推辞,但叶天龙却用一个严厉的眼神将她想说的话全部压回肚子里。
  接着,他转首面对帐下神情各异的众将,提高了声音问道:「白石山的胜利,是哪一位将军的功劳?」
  「丽蝶将军!」率先出声的,是凤舞军团的前锋将云飞。
  出声之后,云飞才发现整个帐中,也只有他一个人如此大声的出头说话。他不禁有些尴尬的站在那边,脸上的神情也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不错。」叶天龙望了一眼这个相貌英俊,身材修长的年青将领,用力点头:「丽蝶将军在大湖地区的战绩大家都十分清楚,我也不多说了。我现在要说的是凤舞将军对丽蝶将军的评价。」
  众人不由得本能的竖起了耳朵,毕竟他们是第一次从叶天龙的口中听到于凤舞对丽蝶的评价。
  「将军大人……」丽蝶连忙出声,想阻止叶天龙的话,但却是来不及了。
  「丽蝶将军作为凤舞将军的弟子,在战场上的敏锐感觉,是凤舞将军也自歎不如的!」
  虽然听说过丽蝶的骄人战绩,也知道这一位冰山美女将军的实力,但从叶天龙的口中听到凤舞将军对丽蝶的如此评价,还是真的有如平地一声惊雷,让帐下的众人始料不及。
  跟随丽蝶的部下自然是兴奋异常,而没有和丽蝶接触的叶天龙其他部下,则是感到有些惊疑不定。
  不过有一点他们是确信的──凤舞将军既然有这样的说法,那么眼前的这个冰山美女将军,绝对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可怕指挥能力。更何况,丽蝶在大湖地区以及白石山的战场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确实证明了于凤舞对她的评价绝非夸大。
  自此,丽蝶的名声也更加为人所知,在叶天龙一方的将士心目之中,丽蝶已经成为足够和叶天龙、于凤舞平起平坐的首要人物。
  事已至此,丽蝶也没有再推辞的理由,她只有乖乖的从叶天龙的手中接过了主帅的大印,正式坐上了西北战区的主帅一位。
  所谓西北战区,也是叶天龙他们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确定的,将艾司尼亚的西方和北方都划归这个西北战区,战区的主帅则称为大都督,因此,丽蝶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面也被别人为西北大都督。
  正在商议如何乘胜追击,彻底将杨汉的西方军团击溃,突然探马前来稟报,杨汉的军队已经重新集结完毕,并在向这边进军。
  「这么快就集结完毕了吗?」
  叶天龙不觉有些奇怪,照道理说,杨汉数万军队在被打散之后,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天时间之内就重新集结完毕,而且还有足够的勇气重新向叶天龙发动进攻,难道说西方军团的士气这么快就恢复了吗?
  「杨汉太自不量力了,居然想靠他那些残兵败将,再和我们打一场。那么,就请都督大人下令,让末将带一队人马,将他们杀光。」
  说话的是满脸落腮鬍子的将军熊国贤。叶天龙也是昨天刚刚经丽蝶介绍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在之前白石山的战斗中,他已经见识过了这一位凤舞军团前锋将的可怕战力。因此,熊国贤说这样的话,叶天龙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老实说,叶天龙也感到有些惊讶,丽蝶这一次带来的三名前锋将,个个都实力非凡。真不知道丽蝶是从哪里找来的,因为以前在于凤舞统率凤舞军团时,叶天龙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三位前锋将,显然他们是丽蝶接手凤舞军团之后才招募过来,或者说是发掘出来的。
  「战败之军,居然一反常态,这其中必定是有古怪,国贤将军千万不要轻敌。」
  介面说话的是剩下的那一个前锋将颛诸,修长的四肢,白净的脸庞,尤其是双眸之中,更是闪动着智慧的光芒,在西方军团之中,很多人都称其为鬼剑颛诸,显然他的剑上技艺也是非同寻常。但叶天龙知道这个鬼剑颛诸必定是那种心智过人的智将。
  丽蝶的视线从云飞、熊国贤、颛诸的脸上一一扫过,然后转到叶天龙的身上。
  「不要看我,我不知道,既然这里是你作主了,那么就请你下决定吧!」叶天龙耸耸自己的肩膀,微笑着对丽蝶说道。
  「你就会推卸事情,把什么麻烦都交给人家。」丽蝶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及其难的笑容,语带娇嗔的瞪了一眼叶天龙。
  兴许是昨夜的雨露滋润,她那张原本就娇艳如花的粉脸,更是光彩动人,加之她以前在众将面前从来都是表情冷淡,这一下的举动,顿时让大帐之中的众将心神为之一夺。
  「能者多劳,我知道大都督您英名神武,这一点小事,还不是轻而易举?」叶天龙的神情轻鬆,话语之中显出他的愉快心情。
  丽蝶不禁轻嗔了一声,明眸中异彩流转,道:「少拍马屁。」
  听到叶天龙和丽蝶这样的对话,帐下的众将不觉有些愕然,尤其是那些一直以来跟随着丽蝶的凤舞军团将领,更是大开眼界,不过他们绝大部分都在心中为自己主帅的变化感到高兴,毕竟没有一个人希望看到像丽蝶这样一个美丽智慧的女将军一直封闭自己的感情。
  只有站在右侧的前锋将云飞眉头不为人觉的微微一皱,虽然他这个动作丝毫没有引起大帐中其他人的注意,但站在他身边的鬼剑颛诸却是看在了眼中,因为明白自己这个好朋友兼同伴的心事,心智过人的鬼剑颛诸也只有在心中暗暗歎息了一声。
  叶天龙正想继续说下去,就听到帐外的脚步声急促,显然有人正在急急忙忙的朝这边奔过来。
  「稟报大人,艾司尼亚的女皇陛下派使者来了。」守护大帐的士兵大步走进来,单膝跪地,向叶天龙和丽蝶大声的说道。
  「让他进来!」和丽蝶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之后,叶天龙对守卫说道。
  使者进来之后,先向叶天龙恭恭敬敬的施礼,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封用火漆密封的信函:「叶天龙大人,这是国务秘书月如大人给您的密信。」
  接过使者手中的密信,叶天龙将其飞快的拆开,匆匆一看之下,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看到叶天龙如此的神情变化,丽蝶不由得关切的望着叶天龙,低低的问道。
  「该死的神殿,居然和风之神殿的人勾结起来了。」叶天龙的眼中厉芒闪过,随手将密信递给了丽蝶。
  「什么,风之神殿的人和神殿?」丽蝶的芳心微微一惊,急忙接过叶天龙手中的密信。展开一看,她的心中顿时为之一怒。
  叶天龙和神殿的人在艾司尼亚发生的情况,丽蝶已经十分清楚了,所以她也明白叶天龙对神殿的人已经十分宽大和忍让了,没有想到现在神殿的人居然在暗中和风之神殿勾结,短短的几天时间里面,艾司尼亚已经多了不少的神秘高手。
  「这些高手一定是有备而来的,看来我得马上回艾司尼亚了。」叶天龙当机立断,苦笑着对丽蝶说道:「本来还想在这里听都督大人的调遣,看我们的都督大人如何痛击敌人,可惜现在没有机会了。」
  「这边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丽蝶的眼神毅然而坚定,虽然其中夹杂着一丝的不捨,但更多的是鼓励。
  叶天龙会意的一点头,将一些白石堡的事务全权交託给了丽蝶。
  「夫君大人,请记住先下手为强,在战场上如果不掌握主动权,那将会是非常的被动。」叶天龙正要离开大帐时,丽蝶突然出声叫住他,正色说道。
  叶天龙微微点头,将「先下手为强」这五个字反覆在嘴里念了两次,蓦地睁大了眼睛,一道凌厉的目光闪过。
  「好,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话,这一次回去艾司尼亚,就要和神殿彻底的清算一下双方的关係。」
  同一时期,艾司尼亚的无忧宫。
  从早上起,就被汹涌过来的文件和报告淹没的可怜女人终于忍不住发火了。
  「该死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文件需要我来签字的?」
  见到倩女皇大发脾气的模样,早已深知自己这位主人的两个侍女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乖乖的站在桌案后面。
  「把国务秘书找来,有些小事情应该是她来处理的。」
  拿起了一份文件,倩女皇伸出了小手,狠狠拍了一下桌案,对身边的侍女大声说道。
  小春急忙应了一声,飞快的从倩女皇身边离开。
  不一会儿的功夫,美丽的国务秘书便随着小春出现在倩女皇的面前。一身得体的华丽美裳,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段粉颈和酥胸前的一片三角肌肤,莹白如玉,腻滑赛脂,一条黑色的缎带繫在粉颈上,斜斜的花结和银色的珠花,透出了一股诱人的神秘味道。
  「月如姐姐,早上你到什么地方了,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倩女皇不待自己的国务秘书向自己行礼,便有些气鼓鼓的问道。
  「尊敬的女皇陛下,我早上去处理一件十分紧急的事情了。」月如躬身向倩女皇行礼之后,挺直了娇躯回答道。
  「哦,什么紧急的事情?」倩女皇的好奇心顿时被挑了起来,她将注意力从桌案上的文件转开。
  「神殿的西区,今天早上来了十八名神秘的高手。」月如微笑着向倩女皇走了过去,一直走到桌案的前面三尺才停住脚步:「其中还包括了三名巨灵族的人。」
  「巨灵族的人?」倩女皇的兴致一下子来了,她一边示意身边的侍女小秋给月如端座位,一边向月如追问道:「就是传说中神之三族的巨灵族吗?」
  「当然,除了这个巨灵族之外,哪里还有其他的神族可以像他们那样巨大呢?」月如一边说着,一边在位子上坐下来。
  「他们来艾司尼亚做什么呢?」倩女皇歪了一下脑袋,眨眼问道。
  「陛下,您这么聪明,应该说神殿请他们过来干什么。」月如淡淡一笑,接着说道:「与巨灵族人一起来艾司尼亚的,还有风之神殿的一群高手,其中包括了风之神殿长老会中的成员。」
  「哼,这么说来,神殿是不甘心了。」
  说起神殿,倩女皇就气不打一处来,再说她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女,神殿请来这些人,绝对不会是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来艾司尼亚游玩,或者说是教学的。
  「我已经派人前往白石山的军中,让叶天龙大人火速赶回艾司尼亚。」月如说着,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份报告:「这是我们这一次选秀令发出之后,在众多报名的人选之中经过严格考核选拔出来的人才,石义信大人让我将这交给陛下您,由您最后裁定选取的名额。」
  接过小春转交过来的名单,倩女皇看也没有多看一眼,便随手放在桌案上。
  「告诉我,你準备怎么对付神殿这一班家伙?」倩女皇的身子从桌案后面探过来,瞪大了明眸,望着月如。
  如花的娇靥上泛起一丝奇异的笑容,月如的樱唇轻启,淡淡的说道:「这要看陛下您有什么样的决心。」
  「怎么说?」倩女皇有些不解的望着月如。
  「陛下,您的目的是想将神殿的问题解决到什么样的程度?」月如的明眸之中闪过一丝令人心寒的异光,凝视着倩女皇的妙目。
  「当然是彻底解决问题啦!」倩女皇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好,这才是我们法斯特帝国的女皇陛下。」月如欣然喝彩道。
  她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之中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光芒,如果有人知道她的心中在转着什么样的念头,那是足以让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撼和惊骇不已的。
  「对了,陛下,白石山前线刚刚传来了最新的战报。」月如开始转换了话题,将谈话的中心转到了叶天龙的身上:「叶天龙大人在得到丽蝶将军的骑兵支援后,已经成功将杨汉的西方军团彻底击溃,西方军团的十万军队只剩下了两万不到的残兵。」
  听到叶天龙获得了如此大的胜利,倩女皇的一双明眸闪闪发光,一张俏丽粉嫩的娇靥上闪过悠然神往的表情,用惋惜的口气轻轻歎息了一声。
  「真是太好了,可惜我没有亲眼去看看。西方军团也是法斯特帝国历史悠久的野战军团,其中的十万将士应该算是身经百战的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叶大哥他们击败了。」
  月如的脸上也闪过一丝不忍的神色。
  「所以,我们应该尽快结束这样一场可怕的内战。」
  「现在的法斯特帝国,已经分裂成四块了。加上各地的军队和地方势力在其中牟取私利,千年的古老帝国,已经面临着一个十分紧要的生死关头了。」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劫数吧!」
  被月如难得一见的沉重口气和凝重神色所震,倩女皇的神情也变得有些怪异和凝重起来。
  书房的气氛沉默了片刻,倩女皇的幽幽声音打破了静寂。
  「不管是我的三哥还是那个该死的胖子,都不是什么好人,怪不得父皇在世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将皇位传下来,因为他知道我三哥不是一个真正好的皇帝。」
  「现在我担心的是,局势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国外的敌对势力就会趁机侵入,到了那个时候,内外交困的法斯特帝国,到底还能够支撑多久呢?」
  月如大发感慨的话,却是不无道理,而且倩女皇也从另外的渠道得到过这样的情报。再说,身在皇室之中,倩女皇不是没有听到过这些落井下石的手段。
  「现在他们有些什么动静?」
  虽然倩女皇没有明确说出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但月如却是心知肚明。
  「亚素的二十万骑兵大军已经完成了集结,目前正在两国的边境处,可能是在等北方军团和尤那亚交战的结果,也许是在寻找一个最佳的时机。」
  「二十万?」
  倩女皇的头一下子大了起来,如果说在没有发生内战的时候,亚素的二十万骑兵也算是很大的麻烦了,更何况是在目前这样一种混乱的局势之中,加上北方军团又在暗中和亚素有了某种协定,法斯特帝国北方的要塞已经变成了毫无用处的摆设。
  「武安和楚越的使者在秘密接触之中,具体的情报还没有传过来,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的接触对我们非常不利,特别是西方军团的大军回国之后,先前所佔领的土地基本上已经被武安夺回去了。」
  「真是好麻烦啊!我现在才知道,以前父皇有多辛苦,当上皇帝一点乐趣也没有。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倩女皇的眉头都快要打结了,居然有这么多的事情都需要动脑筋,她觉得自己的小脑袋都快要想破了。
  看着倩女皇的一张俏脸变成苦瓜一般,月如不禁掩着小嘴轻笑起来。
  笑过之后,月如的脸色一正,对倩女皇说道:「陛下,您觉得当皇帝是好玩的吗?要知道,有很多人都是眼睁睁的盯着您的位子,巴不得有一天能够坐上这个位子呢!又有多少的人为了您这个位子,甚至连骨肉血亲都可以抛弃。」
  出了无忧宫,离开皇室大道,月如的马车拐上了一条快车道。
  这是一条专供王公贵族使用的快车道,在快车道的两边才是由平民百姓使用的道路。
  如果平时里不够身份的人车走上这一条快车道,自然是被把守的兵丁抓起来挨一顿皮鞭。就算是再有钱的人家,如果没有品级的话,也是绝对不允许使用这一条快车道。
  这便是贵族上流人士的特权,所以,古往今来,才有那么多的人打破脑袋想往上爬。只要拥有品级和爵位,那你真的就成为人上人了,拥有平民百姓所没有的特权。
  但是今天,在快车道的两边却看不到一个把守的兵丁,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几次的战乱,加上距离艾司尼亚不远处的白石山又在进行一场大战,艾司尼亚城中的兵丁有所减少。
  不过快车道上依然不见闲杂人等,毕竟多年来已经养成了一种成熟的习惯,不该走的路,艾司尼亚的好老百姓是绝对不会走的。
  今天也不是什么好日子,但似乎快车道两边街道上的行人比起往日来,却显得有些多。不过,所有的行人都是行色匆匆,没有一个人是在路上闲逛的,毕竟经历过几次战乱的好市民,已经学会了很多他们的前人没有的东西。
  月如的马车在空空的快车道上快速驰过,马车的前后都有两名城卫军的甲冑骑士护卫,让人一看便知道,马车里面的人来头不小。
  刚刚驰过一个街口,在前面的不远处巷口拐出了一辆华丽的轻车,这种华丽的轻车只有一匹骏马在前面拉,车身小而窄,车轴也短,法斯特帝国不少的大户人家都是用来给内眷外出游玩时用的。
  因为这一辆轻车是属于没有品级的普通人家,所以,它也只能乖乖的在快车道一边的平民车道上行驶。
  轻车的驭手是一个满脸虬鬚的中年汉子,头戴一顶大大的阔边毡帽,一身粗布青衣,乍看之下,似乎一点也不起眼,但如果仔细看过去的话,他的双眼之中不时会闪过一道凌厉的绿光,是属于那种令人窒息的目光。
  轻车不紧不慢的驰来,和月如的马车相向,月如的马车速度十分快,转眼之间已经和轻车交错而过。就在两车相距不到十步的时候,从月如的马车侧前方一条小巷里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接着是众人哗然的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