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其前身为1986年10月成立的中国人民...
 
三只松鼠谋IPO 08-26
违反票据管理规 08-26
 
 
无锡哪里有中级 08-26
这些高校名字起 08-26
 

 

 
  基地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基地动态 >

听说“鲁郭茅巴老曹”的排序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间:2017-08-26 04:30 来源:未知 作者:艾希

原题目:据说“鲁郭茅巴老曹”的排序变了?到底产生了什么?


要点 | 一分钟速读


★ 在一项最新的调查中,大学生心目中靠前的现当代文学大师依次是:鲁迅、巴金、老舍……与几十年来传统的排序“鲁郭茅巴老曹”相比,巴金的座次由原来的第四升至第二。


★ 巴金经历了国家、民族和个人的种种磨难,以及面对今天“拜金主义”的泛滥,但理想从不动摇。他所有创作都是为下层人呼吁,攻打专制势力和反动文化。他主张平等和自由,反对一切人对人的强权,不管是人身的奴役,还是对精神的束缚。巴金具备开放的世界意识,察看、思考问题都从全球、全人类着眼。


★ “远离‘打棍子’‘戴帽子’的争鸣,是推进和发展学术的必要之道。学术问题的驳难、不同观点之间的交锋是学术发展的动力,在当下特殊值得倡导和激励”。



首发:8月25日《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周刊

作者:解国记

《光明日报》最近的《考察显示:当今大学生对鲁迅依然怀有高度的敬意》一文泄漏,大学生心目中靠前的现当代文学大师依次是:鲁迅、巴金、老舍……

与几十年来传统的排序“鲁郭茅巴老曹”相比,巴金的座次由原 来的第四升至第二。

只管这项调查局限未免,但巴金凭何魅力重构大师名次,今之青年又该如何走近这位大师的心灵,还是应该有所探索。恰值此时,刚刚出版的郑州大学贾玉民教授所著《向青年读者解读巴金》,正好可以给我们些许答复。


01

“假如说,20世纪30至40年代和70年代末至80年代这两个巴金创作和作品流传的黄金时代,是他用自己的新作和人格精力创造的,那么,新世纪里巴金是否再度走向大众的要害,则将取决于人们对他的诠释、介绍、传布。”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导、巴金研究会副会长李存光教授,在为《向青年读者解读巴金》写的序言中,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贾玉民教授正是多年来给大学生和青年读者,努力正确诠释、介绍巴金,传播巴金作品和人格精神的众多学者之一。自30年前他给研究生开设“巴金研究”课程开端,在“多元声中解读巴金,走近一个伟大的心灵”,便是其孜孜所求。

改革开放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思维文化范畴进一步多元化,导致对巴金的解读也呈现了多元视角。其中一些观点,有助于人们宽阔视线,但有的意见则显失偏颇,致使有的年青人懂得巴金时涌现偏差甚至误解。

贾玉民教授对传统文化和实践有深挚功底,也勇于接收新学说、新思潮,因而全书既主要采取社会?美学的办法,又吸纳了多种新学说的有用因素,苏醒剖析当前学界对巴金的各种理解,形成自己更相符巴金实际的观点。他说:


“作为中国新文学的研究者,我认为应该向当今青年读者讲述自己对巴金的认识和理解,以助于大家接触巴金的心灵,认识和理解我们民族这位伟大的作家。”

比如,该书首先借鉴了王国维对屈原、陶渊明、杜甫、苏轼等古代大诗人的阐述:“此四子苟无文学上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无高贵伟大之人格而有崇高伟大之文学者未之闻也”,深入分析了研究界一直众说纷纭的青年巴金的政治信仰和社会思想。



该书还以有力的论述和丰盛的例证阐明:巴金是将热闹的民主主义、爱国主义,深沉的人性主义,“无政府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人生境界、道德原则,和从中国那里接受的思想融合在一起,内化为自己的思想境界,塑造了其崇高人格。


巴金的人格魅力主要体现在:深信无盘剥、无压迫的共产主义理想,坚信光亮和正义一定会战胜黑暗和邪恶。他阅历了国家、民族和个人的种种磨难,以及面对今天“拜金主义”的泛滥,但理想从不动摇,“一直坚持到性命的最后一息”,而且将这种理想用作品转达给读者。

巴金所有创作都是为下层人呐喊,袭击专制权势和反动文化。他主张同等和自由,反对一切人对人的强权,不论是人身的奴役,仍是对精神的束缚。巴金拥有开放的世界意识,视察、思考问题都从寰球、全人类着眼。

在他心目中,凡世界上被压迫、被克扣者皆为一家,他们的悲哀是人类共同的悲痛。最为人敬佩的还有巴金的无私贡献精神,坚信“把个人的命运接洽在群体的运气上,将个人的希望寄托在群体的繁荣中。这是唯一的生活之路。”牺牲自己,为众人照亮前进道路,这种利他主义道德原则终生不渝,老而弥坚。


新中国成立后,他虽身兼数职却不拿国家工资,全家都靠他的稿费生活。到了晚年,为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建设,捐款捐书捐手稿,以后又陆续把自己所得的奖金、存款捐给一些学校和希望工程等等。他给自己的子女不留任何物质遗产,仅仅留下一个把全体生命献给人类的典型。

伟大的文学家,必有伟大的思想。“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贾教授指出,正因巴金有如此“第一等襟抱”,高风亮节,高尚的人格境界,才使他保持讲真话,创造出了我国现代第一等的“真诗”。除开其文学创作的造诣,等于其人格也在20世纪的中国耸立起了一座丰碑。


02

又如,大家都比较熟习的巴金《激流三部曲》,特别是其中的《家》,至2008年9月底,我国的实际印数已达457万册,超过《红楼梦》,成为中国文学史上印数最多的小说,多种外文译本还没盘算在内。


然而,近些年,随着对民族传统文化的提倡,也有人疑惑起《家》的意义。有的研究者认为巴金诞生的家族只是一个一般旧式家庭,其“爷爷”(《家》中高老太爷的原型)属于比较开明的白叟,巴金把他描述成封建文化的化身,是“文学上的夸张”。

对此,贾先生一方面引述巴金授意女儿李小林给某研究者的复信,解释《家》表示的“完全是他的真情实感,而不是什么‘文学上的夸大修辞手段’”,表明巴金自己的心迹,一方面以详尽的分析说明,《洪流三部曲》是我国“封建家族制度的典型图画,新旧文化搏战的活泼史诗”,其反对封建旧文化的意义和影响之大,不可否定。


无论从我国近现代历史看,还是从今天的现实看,五四新文化运动都没有错,《激流三部曲》所反映的生活内容和所体现的思想没有过期,它堪称反映我国从封建社会形态向现代社会形态过渡的史诗性作品。


今天我们要继承弘扬传统文化,其本质并非要我们对之全盘接受,而是学习继承其中的精髓部分,与现代文化融会在一起,建设中华民族的新文化。


巴金晚年曾说:“我在十七年中,没有写出一篇使自己满意的作品”。有的研究者往往以此为据,贬低、否认巴金深刻志愿军生活的行动和反应抗美援朝战争的创作。


贾玉民以70余页篇幅、大批翔实材料为基本分析认为,贬低、否定巴金的在这方面的行为与作品,与贬低、否定革命英雄的思潮不是没有一点关联的;巴金此时的作品对志愿军英雄的热烈赞颂,对其精神崇高美的揭示,体现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弘扬革命英雄主义和崇高美的时代精神。

实现中国梦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时代依然需要发奋图强的奋斗意志,事业召唤无私奉献的牺牲精神。同时也指出,与魏巍等军旅作家相比,巴金因多种原因,未能更长时间地深入军队生活,致使个别作品不够成功,这是可以理解的。

针对这个问题,贾玉民先生还提出,要全面看待作家的自谦之语。巴金一生谦逊,不止一次说过对自己作品,包含《家》不满意的话。从20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他屡次说“我没有写过一部自己满足的作品”,“我未曾写过一篇能够传世的文章”,《家》“不是胜利的作品”等等。


很显然,巴金自己所表示的不满意,有自谦的因素,也是与其心目中的艺术标准相比较而言的,我们不能由此而贬低、否定大师的创作成就。比方,不能否认,小说《团圆》(被改编为电影《英雄儿女》)是新中国军旅文学的经典之一。


03

贾玉民教授透过纷繁复杂浩如烟海的资料,由表及里地走近文学大师心灵的解读,深得巴金研究专家李存光先生的赞许。“玉民教授精心择取的十六个专题,简直涵盖了巴金思想和创作的主要方面”,“读过全书,打动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李存光写道,“主动向青年读者讲述自己对文学大师巴金的认识和理解,希望在思潮多元的局势下,建立一个完整、正确的巴金形象,有助于读者正确理解巴金的思想和主要作品,显示出作者热情的担当精神”,“作者深怀珍视、爱惜和尊敬民族文学巨人的情感,应和时代需求巴金的呼唤,力求完整正确地解读论析巴金,这种发自心坎的责任心和使命感,难能宝贵!” 

李存光先生还提到,贾玉民“正面提出巴金研究中一些关键性的有歧见的重大问题,并鲜明地阐述自己的见解,表现出了作者的学术勇气。”李先生由此感叹:“远离‘打棍子’‘戴帽子’的争鸣,是推进和发展学术的必要之道。学术问题的驳难、不同观点之间的交锋是学术发展的动力,在当下特别值得提倡和鼓励”。

李先生一边论述自己主张,一边即在序言里就某些问题与作者商议:好比,贾先生认为法国明兴礼的《巴金的生活与创作》一书,“思想上和艺术上研究都并不深入”。


而李存光先生则以为,“明兴礼以基督教士的眼光对待巴金及其作品,自有局限,其观点不都为中国学者认可,但他对巴金作品的论析及其美学、社会意义的揭示,有许多精到之处”,“堪称20世纪40年代中外巴金研究最高程度的体现。”



对如此尖利、如斯截然不同的见解,贾玉民教授欣然接收,原文照刊,并表现对李先生的感激。由此,我们看到了真正学者的胸怀与境界。

李存光教授在序言中还写到:这部书稿,作者已经酝酿多年,十多年来,两人也曾就其中的一些章节交流过意见,一直到2015年7月,作者得知自己患了重症,开始化疗,在与生命顽强抗争的时候,仍表示一定要完成自己的夙愿,重新改订书稿。

作者给李先生的信中说:


“加工着这些稿子,心中不免泛起一种难言的情感:我为了什么?教学已经用不着你,不必晋职或争什么荣誉,有你一篇或一本,社会上也并无人关注。自己不是名家,出版并不能有报酬……而且还不知道上帝会给自己多少时间!但是也许一生习惯所致,不管如何,要将其作为一个完整的东西印出来,算是给巴老在天之灵的一个交待,给自己30年的心血一个交待!”

李先生说,2016年玉民教授完成的这部新书稿与几年前的初稿相比,“框架和根本观点虽无变革,但增加了诸多新的材料和内容,作了若干调整、删节、改写,全书思路更为清晰,论述更趋科学,学术含量更显丰厚。此外,新拟的各章标题更贴切醒目,还参加了苦心征集的多幅雕塑、照片、书影等精细配图。


这一切都是作者在已患重症后一年间所做的,劳力劳心之累局外人难以想象。面对这本面孔一新的著作,玉民教授挚爱巴金的拳拳之心,研究巴金的执着立场和与死神相搏的顽强精神,怎能不令我这个身材尚可却不断懈怠的同龄人激动和钦佩!” 

这也是我不得不说之事。贾玉民教授得知重症染身后,一点没有惶恐不安,而是镇静地就医、著述,清算交接自己曾兼任社长和执行副主编20年的《美与时代》杂志后续事宜。两年多来每去郑州探访,无论在医院还是家里,他都坦然地介绍自己的病医情形,谈巴金研究中的新发现和写作出版进展。

他本已出版了近20种著作,在手术化疗期间,又出版了所主编的40万字的《20世纪中国工业文学史》(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和这本纯文字30多万的《向青年读者解读巴金》。


他治学严谨,从不张扬,且常怀感恩之情。去年在网上发表《我的大学老师们》,一一陈述当年郑大老师们的师恩;今年发表《在林都伊春吃百家饭的日子》,思念和感谢当年在黑龙江伊春林区十几年独身生活中,林区工人、学校师长、机关同事领导对自己的关照。两文都情真意切,被多家网站转载。


“这算是给对我有恩的人都有了一个交代”,他深情地说。一个身患重症,“还不知道上帝会给自己多少时间”的老教学,心里常想常念的,却都是事业、学术、青年和恩师挚友。这难道也是在用本人的行为和人格,对文学伟人巴金的另一种诠释和解读?(见报题为《“鲁郭茅……”新座次中的巴金解读》)

凤凰号

上一篇:【迎接党的十九大特别报道?河南篇】构建“五级联动远程医疗”服
下一篇:河北滦平易地扶贫:4口人住百平米 1年多挣4、5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 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